当前位置:首页 > 病症文库 > 儿科著作 > 真菌感染
真菌感染

随着抗生素、激素、免疫抑制剂的广泛应用和滥用,恶性肿瘤综合疗法后生存期的延长,机遇性(opportunistic)感染有逐渐增多的趋势,病原微生物种类亦多,许多为平时不致病的、低毒的微生物(包括真菌) 。真菌包括酵母菌(saccharomyces,yeasts)和霉菌(mycoses)。据临床统计在死于感染性疾病的人群中,有4%是死于全身性曲霉菌类真菌感染,大约2%的人死于全身性念珠菌感染。临床病人一旦患上全身性曲霉病,其死亡率将高达85%,如患血液性念珠菌病则死亡率可达40%。利用现有抗真菌药物治疗全身性真菌病或血液感染型真菌病的效果至今仍不满意,正全力寻找可抑制全身性真菌感染的新型药物。   

皮肤粘膜浅部真菌病和一过性真菌性败血症(fungemia)及内脏深部(visceraral deep)真菌病。深部真菌感染(intensive  fungi infections, IFIs)  是指除表皮、毛发、甲床以外,真菌侵犯内脏、皮下组织、皮肤角质层以下和黏膜所致的感染。IFI的诊断很难,临床表现、显微镜检查、血清学检查、CT检查、真菌培养、1.3 beta葡聚糖检查等这些手段都不能够单独诊断IFI,需要综合考虑。深部真菌感染多见继发于免疫缺陷者。近年来,ICU系统性真菌感染(systemic fungal infections, SFIs)或侵袭性真菌感染(invasive fungal infections, IFIs)日益增多,真菌常见的有念珠菌(candida)、曲霉(aspergillus),毛霉属(mucor.spp),新生隐球菌(cryptococcus neoformans),卡氏肺孢菌(pneumocystis carinii),荚膜组织胞浆菌(histoplasma capsulatum)。传统真菌感染的诊断方法包括真菌镜检查孢子(spore)、菌丝(fungal filament,mycelium),真菌培养和组织病理学检查,但方法敏感性差,耗时久,是系统性感染的病死率急剧上升趋势的重要原因之一。近年改进系统性真菌感染的诊断方法,发展早期诊断新手段 (e.g.chrom agar candida, API-20C Aux kit),取得了进展,还需进一步完善。   

诊断  与传统的诊断方法相比,基因诊断方法有着显著的优越性,基因诊断具有高度的敏感性和特异性,且简便、快捷,因此在病毒、细菌、真菌、支原体、衣原体、立克次体及寄生虫感染诊断中得到了广泛应用,但测定的只是病毒的抗原成分和机体对抗原的反应。基因诊断可直接检测病毒本身,对患者血中的病原体定量检测。基因诊断以基因的结构异常或表达异常为切入点,而不是从疾病的表型开始,因此往往在疾病出现之前就可作出诊断,为疾病的预防和早期及时治疗赢得了时间,如果不能及时治疗,会影响病人预后。   

真菌性脑膜炎(fungal M) 原发和继发免疫缺陷病人,特别是营养不良,久用抗生素和皮质激素者,易继发真菌感染,严重者可引起真菌性脑膜炎。急性者以曲菌和毛霉菌脑膜炎为代表,慢性者以新型隐球菌脑膜炎为代表。曲霉菌GM试验 :适用于侵袭性曲霉菌感染的诊断。   

曲菌或毛霉菌性脑膜炎  病儿常先有呼吸道和消化道真菌感染,偶尔播散至全身,包括中枢神经系统,引起脑膜炎、脑炎、脑脓肿的临床表现。病原诊断依靠真菌菌丝状态的鉴定和病理组织检查。如临床误诊,继续使用抗生素和皮质激素,而未给抗真菌治疗,可以致死。

儿科著作 | 03-12 | 406
请登录